7月20日17时50分,公安镇派出所接到一名外地女游客电话求助,称其和家人当日中午到钟山县公安镇“十里画廊”景区游玩时不慎遗失了一个塑料袋,袋内装有一只钱包,并有现金近万元、存有重要资料的U盘两个、证件以及一台价值几千元的触屏三星手机等……
经了解,这位女游客和家人畅游公安镇“十里画廊”后回到市区住宿宾馆时,发现随身的塑料袋不慎遗失在风景区,便匆匆返回风景区最有可能遗失的一个小卖部寻找,店主声称没有发现女游客的财物。无奈,这名女游客和家人才想到了向民警求助,并跟民警讲钱财要不要都无所谓,但证件和U盘很重要,希望公安机关能够帮助找回。
正在派出所里加班的荷塘村“村警”莫衍成所长知道情况后,立刻带领民警吴纯驱车前往“十里画廊”风景区查访。景区所在地正是县公安局“一村一警”警务机制和构建和谐乡村示范点,派出所基础工作扎实深入,
身为“村警”,
莫所长人熟地熟。根据游客提供的情况,民警直奔景区小卖部。店主钟文某知道
“村警”莫衍成所长等人的来意后,称其中午回到店里时,看见一个女游客正好从店里购物出来,当时是父亲在看店。再询问店主的女儿,确认那个女游客进店购物时,她也在店里,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场。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莫衍成所长心中已经有了底,当场打通店主父亲的电话表明身份,莫所长先给他一个下台阶,礼貌地问他是不是在中午看店时帮一个进店购物的女游客“保管”了一个装有钱包手机、证件、近万元现金和衣服之类的黄色塑料袋。听出是荷塘村的“村警”莫所长的声音,店主父亲钟老在电话中吞吞吐吐说道:“莫所长啊,我是怕到店里买东西的人将女游客的财物拿走,我才把东西拿回家‘保管’的。”他还声明自己不是偷,并表示马上将东西拿出小卖部里还给回女游客。当店主父亲钟老将财物拿到店里时,莫所长表扬了钟老拾金不昧的精神,还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200元钱当众奖励他。
随后,莫所长立即电话告知女游客已顺利找到丢失的财物,女游客在电话里头激动地说:“谢谢民警同志!我真不敢相信民警这么快就帮我找回了遗失的财物,我马上到景区领回。”经确认,店主父亲拿回家“保管”的塑料袋及袋内的财物正是报警人所遗失的财物,袋内钱物完好无缺。当女游客接过失而复得的财物时,高兴极了,再次激动地说:“你们警察真厉害啊!我只是抱着一点点希望来报警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把东西找回来了,太谢谢你们啦!”“村警”莫衍成平静地回答道:“这都是我们该做的,群众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现代快报讯 4 月 13
日,一名甘肃游客在南京中山陵景区游玩,遗失钱包后被捡拾者索要 500
元”感谢费”。无奈之下,游客报警求助。最终经过警方调看监控,找到了捡拾钱包的人。对方看到民警后非常不好意思,当场还了钱包。日常生活中,类似情况时有发生,碰上免费热心的人,很多市民都会主动感谢,但也有类似主动索要补偿的。

对此,现代快报记者随机采访了 20
多位市民,发现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那么,法律上有没有明确规定?如果对方不归还,该如何维权?

意外事件

游客遗失钱包,拾得人索要 500 元感谢费

4 月 13
日,南京中山陵派出所接到电话求助,一名甘肃游客在中山陵景区游玩,遗失钱包后被捡拾者索要好处费,希望警方能帮忙找回钱包。

了解情况后,中山陵派出所民警王歆蔚立即联系了报警人。报警人张先生表示,他们一家人来自甘肃,这次是来南京旅游的。在中山陵游玩的时候,儿子不小心把钱包给弄丢了。钱包里面并没有多少现金,但是有儿子的身份证,现在证件不见了,就没有办法坐飞机返回。

不过没过一会儿,张先生就接到了一位”好心人”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表示,自己在中山陵捡到了张先生儿子的钱包。看到钱包里有张酒店房卡,就打电话去酒店,向酒店要到了张先生的联系方式。

本来张先生还挺高兴的,丢失的钱包竟然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不过接下来的对话,却让张先生心凉了半截。”捡皮夹的人说,要先转账
500
元才肯把皮夹还给我。”张先生担心,要是给了钱,但对方却不把皮夹还回来,那不就亏大了?张先生要求当面酬谢,对方便挂断电话,之后怎么打也打不通了。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民警根据线索展开调查,发现捡钱包者正在明孝陵 7
号门附近游玩,于是带着失主张先生一同前往。见到民警的到来,捡钱包的李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归还了钱包。据悉,捡到钱包的人也是来中山陵的游客。鉴于涉及金额不大,且认错态度较好,愿意归还钱包,民警对他索要好处费的行为进行了口头教育批评。事后,甘肃游客还专门拨打了”
12345 “政府服务热线表示了感谢。

讨论焦点

捡拾到物品,该不该索要好处费?

针对这一问题,现代快报记者街头随机采访了二十多位市民,发现市民也分为两个阵营,有支持方也有反对方。

反对方认为无偿归还是传统美德。将拾到的财物交还失主或者有关部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之前逛街的时候,把刚买不到一个星期的手机给弄丢了。”南京女孩小徐给记者讲述了自己曾经的经历,”同学都劝我不要抱希望了,我自己也觉得应该是找不回来了。没想到没多久警察就找过来,说我的手机被好心人捡到了。”

“当时也想要给捡到我手机的人一些‘感谢费’,不过警察说那人放下手机,登记完信息就走了,后来我也打电话感谢了他。”小徐表示,拾金不昧虽然是小事,可背后展现的正能量往往能影响人很久。

支持方则认为,适度”有偿”可以接受。”我之前手机落在网约车上,司机二话没说就给我送回来了。当时大过年的,我还准备了一个红包对方也没有要。”王女士表示,虽然无偿归还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支付一定的费用表示感激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家为了给你归还物品,花费了精力和时间,应该得到一定的物质补偿。”

市民刘先生则表示,其实很多市民在面对好心人拾金不昧的时候,都是心存感激的,只是有的人主动索要补偿,让失主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如果对方拾金不昧的行为导致自身利益受损,且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这也是不公平的。”刘先生认为,如果自己物品遗失,对方要求有偿归还是可以接受的,”关键还是一个度的问题,如果对方以此狮子大开口,我也不能接受。”

律师看法

捡拾者可要求支付”必要费用”

近些年,围绕”有偿归还”产生的争论一直没有间断。对此,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律师吕金艳表示,其实对于该不该有偿归还,我国的《物权法》第
112
条规定:失主领取物品时,除了需要支付保管费用,如果悬赏寻物也应该履行承诺。同时,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将他人遗忘物品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构成侵占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行为,数额较大的,构成敲诈勒索罪。

吕金艳认为,在此案中,拾物者在索要”感谢费”未果时,主动拉黑了失主电话,这种处理方式可以说是处于犯罪的预备状态,属于犯罪未遂,涉嫌构成侵占罪。

对于物权法中关于”失主领取物品时,除了需要支付保管费用,如果悬赏寻物也应该履行承诺”规定,吕金艳表示,这规定主要针对保管失物而产生的必要的保管费用的情况,对于钱包这类小件物品是不存在的。

通讯员 杨维斌 周潇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季雨 王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