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家中一些变故,距离上一篇游记出炉又近一年时间,其间在上海出差时又去签了一次尼泊尔,可惜实在腾不出时间重返,无法兑现对尼国朋友的承诺,但我希望今年能够如偿所愿。

时间:2004-09-29 阴雨

随着时间的洗刷,心中的风景似乎已经渐行渐远,以致于我不得不去对着当时的DV才能引我继续涂下那些快乐的余鸦。

路线:加德满都 斯瓦扬布纳特寺

从帕斯帕提那(Pashupatinath
Temple)湿婆庙回到泰米尔已经是下午时分,突然大家想起来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祖先的传统可不能丢,那就让我们从中午就开始庆祝吧。为了尝试一下异国的中秋风味,我们找了家韩国餐馆(鬼子的店我们是坚决不去的!而且后面还有很多我们抗日的故事哟),老板娘的英语也相当的不利索,但她有个绝招,就是摆出一堆的食物照片让我们挑。吃腻了蛋炒饭的老王大呼郁闷,说早知道就随身带些各类食品的照片,这样就不用数十天如一日地执着地爱着egg
and
rice了。点了四份韩式烤肉后,我们问老板娘有没有过有没有过中秋节,可怜的老板娘实在是不知道mid-autumn
festival是什么东东,还是我急中生智地说了句“middle autumn
day”,并指着天上连发了好几个moon的音,才把她说明白了,连连点头说她们也有过,但当我们问她有没有moon
cake时,她却又摇头了,看来想吃中秋饼的希望落空的,于是我们开始怀念起那块我本带着但在出关前一晚上被银行MM偷吃掉的月饼。

住宿:Thamel 150卢比(约16元人民币)

酒足肉饱后,我开始钻进附近的民居闲遛,这儿的房子很规则,象是楼房型的北京四合院―――由三四层的旧楼围成一个正方型,中间有个大约15米*15米的天井,四个方向都有门,随便挑一个走进去又是一个同样的正方型天井,就这样一个套一个,以至于最终让我走迷了方向(本人方向感一向不错,极少迷路)。出来旅行,我觉得迷路是件很好玩的事,因为不知道即将前行的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风景、什么样的事,以至于会让你有一种想抽丝剥茧的兴奋感。这不,我就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小MM,一身沙丽,大约15、6岁(尼国MM一般比较早熟,这个MM如果用中国的标准至少有18、9岁的样子,但在那儿只有15、6岁),带着一个8、9岁小弟弟。那个弟弟看到正在四处拍抓的我,立即把姐姐往我镜头前推,嗬,小美人耶,于是我的DV镜头就象一只遇见大米的老鼠一样跟着MM跑了(郑重声明:这次尼国之行所有追拍MM的行为均为DV机所为,与本人无关,其产生的所有不良后果本人一概不予负责,嘿嘿)。MM显得十分害羞,开始躲闪起来,并往其他天井里奔去,无耻的DV机竟然也恬不知耻地随她而去,就这样跟着MM时走时停,也不知道穿了多少个天井。幸好DV机还有一丝良知,没敢跟得MM太近,以至于MM最终遁入哪一幢楼房也不晓得,只留下可怜的我,想着隐然无踪的MM,迷失在加都的钢筋水泥丛林中―――就这样,DV机在尼国的第一段艳遇无果而终。

清晨,雨,去旅行社问车,说是罢工还没有结束,要到明天才能走,于是只好一个人偷欢。

晚上,一顿丰盛的意大利晚餐把我们的中秋之夜衬得很奢华(在加都,可以很低的价格品尝到各国的美食,这也是尼泊尔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如果你肠胃不好的话,建议你还是爱国点,尽量到中国餐馆米西),可惜的是连绵的细雨把月亮给隔在遥远的家乡。每逢佳节倍思亲,尽管才出来不长的几天,但我们还是决定在这个异乡里热闹地过一次节,于是我们开始在一个墨西哥风格的酒吧呼朋引伴―――由于酒吧在二楼,聪明的我们就趴在窗边开始对每一个经过的东方面孔发出深情的呼唤:Hi,Chinese
or
Japanese?吸引了三四个同胞后,我们发觉这样的呼唤不够惬意,于是把形式改成看到东方人过来就大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万岁”的口号,或是大家一起唱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爱国歌曲,经过的如果是日本人,顶多看我们一眼然后继续灰溜溜地前行,但是如果是中国人反映就大不一样了:先是一愣,待抬头问清楼梯在哪儿后,就飞奔上楼,然后大家相互握手,嘴里都是一样的话“可算找到组织了”!就这样,我们聚集了17个人一起赏着遥远家乡的月亮,喝着纯度不同的酒精(尼国只出一种喜马拉雅啤酒,据说是山上的雪水酿造,但是价格N贵,一瓶要190卢比,约合20元钱人民币;但是威士忌等洋酒N便宜,酒吧里一杯只要1、2元),把心放飞在加都濛濛的细雨中。

走出泰米尔,问清远处那座簇拥着尖塔的青山就是斯瓦扬布纳特寺(Swayambhunath)后,开始向那儿进发,大概因为我心诚,雨开始一点点变小,等我走完3公里的沙土路就完全停了。新雨后的山径空气真好,绿意斑驳的古碑、古龛中间穿梭着悠闲得有点放肆的猴子,遇到可爱的尼国小孩我一般会拿出口袋里的巧克力糖分给他们,但最终却大多落进了猴子的嘴里,因为它们从小孩手中抢食的速度实在是迅雷不及掩耳,而孩子们的长辈却大多因为猴子是神兽而听之任之。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 1

走到半山腰时看见一个黑亮的小姑娘正在与一群猴子嬉闹,当我举起镜头准备抓拍时,小姑娘突然发现了我,然后她的举动让我十分惊讶:先是对着每只猴子说几句话,拍拍它们的头,然后转过身来,一边口中不停地念着咒语,一边把右手伸直抬起并指向我,并用充满邪气的眼神紧盯着我!吓得我慌乱地拍了几张照片后就落荒而逃。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斯瓦扬布纳特寺(Swayambhunath)坐落在加市西郊的斯瓦扬布(Swayambhu)山顶,是座藏传佛教寺庙,也是联合国人类文化遗产之一(加德满都拥有全世界最高密度的世界文化遗产,市里共有7处,分别是:
“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巴德岗杜巴广场”、“帕坦杜巴广场”、“博大哈佛塔”、“斯瓦扬布拉特寺”、“昌古纳拉扬神庙”、“帕斯帕提纳神庙”),这儿不仅可以鸟瞰整个加都,而且还有位列尼泊尔标志之一的“佛眼”,它的建筑型式是以一个白色的半圆球做基座,代表宇宙是圆的,其上顶着一座小佛塔,佛塔底层是正立方体,塔身四面都绘着释迦牟尼佛的一双眼睛,意思是佛眼照看天下四方,象征着佛眼无边、佛是无所不在的;在佛陀两眼之间,还有神秘的第三只眼,这是代表无上的智慧,在鼻子的部分有一个类似问号的标记,其实是尼泊尔的数字一,具有和谐一体之意,眼睛上方的小尖塔有十三层,指的是修为的十三个境界,最顶端一个华盖,就是修为最终境界「极乐世界」。

大概因为刚从佛眼里看到了极乐世界,接下来我就遇到了这次尼国之行最香艳的一段经历。大凡艳遇的主人公一般是一男一女,而我遇到的却有一群MM,所以可以称得上是大规模艳遇―――就在我参详完佛眼下山的途中,突然看到一个正在拜神的漂亮MM,于是我手中“无耻”的DV机又象昨天一样赖着不走了,因为吸取了昨天的教训,这次它跟MM贴得很近,生怕MM又突然走失,就在它孜孜不倦地转动着带子的时候,危险悄然降临,一群人把我们围到了中间。难不成这次要“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被人暴打一顿?还好兄弟也是走惯江湖的,用眼睛四周一扫,发现周围大大小小的全是女人,加上漂亮MM共有6个,这让我的心稍稍定了定,都是女人就算是下手应该也不至于太重吧。于是我开始操起流利的英语(奇怪,到尼国几天我的英语一直是磕磕碰碰的,怎么突然间这么流利起来,这大概就是急中生智的典型吧)大夸尼国风景好、尼国MM漂亮,然后峰回路转地赞扬起中尼友谊,实在希望她们看在中尼传统友谊的基础上放兄弟一马。看得出来她们中间有2、3个能听得懂偶的蹩脚英语,表情变得舒缓起来,整个氛围开始朝好的方面发展。就在这时,有个男的走了过来,一个女人迎过去说明情况,并向我指指点点,我刚刚跳得正常的心又被人揪了起来。事到关头,我寻思着只有放手一搏了!于是我反客为主,迎面向那男人走去,并把方才讲过的奉承话又更流利地复述了一遍,当然,其中还加上了尼国GG
very
handsome之类的话,男人被我说得心花怒放,抱着我开始喊起“中尼友谊万岁、好朋友”的口号,这时我的心才算是完全放了下来,然后和那男人开始半语言半手式地交谈起来,出国真好,英语说的不好完全没人笑你,说不清楚的地方大家只是友善的笑笑,然后换个话题继续聊。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 2

在取得那群人的信任后,男人开始介绍6个女人:他老婆和女儿、他嫂子和侄女、两个妹妹。被我拍摄的正是他最小的妹妹,今年18岁,正在读大学。下山的路上大家一起谈笑风生,刚从险境中出来的我更是极尽逗乐之能事,让他们一家不时发出开心的大笑,就在走到分岔路口时,我突然提出要去他们家里玩,他们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于是我开始一步步走向……….

他们的家在公路边的一片稻田里,按我的方位感离泰米尔大约2公里的路,这是一幢三层楼高的小楼,外面没有过多的装饰,待人以灰暗的水泥原色。走进去一看,一楼的会客厅里除了两张破沙发和一张小木几之外没有任何摆设,大家围成一堆小坐了一会儿,我把身上带的一些能送的东西全送了出去,包括一些文具和计算器。眼见着中午时分,我又提出了想在这儿吃午饭的请求,女人们于是屁颠屁颠地上楼安排,不一会儿,就安排停当。这时我才有机会看到他们的二楼,楼梯上去右手是个厨房,超大,但只有一个煤气灶,显得空空如也,吃饭的地方是在上楼后的一个无门中厅,地上摆几个布垫就是座位,主宾入座后,女人们开始上菜,还真是简单,一大盘的白米饭、一小碗绿豆汤、一碟咖哩土豆、一碟泡菜和一杯白水,不过这大概就是尼国人标准的午饭吧。这儿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福建南部一样重男轻女,只有我们两个男人可以吃饭,女人们则坐在楼梯上看我们吃,说起来,吃法还真有点恶心,没有刀叉勺筷,就是用手把土豆、泡菜抓进饭里,然后浇一些绿豆汤,再用手和一下,抓起来放起嘴里。尽管吃得有点反胃,但崇高的中尼友谊告诉我,我不仅要装得吃得很爽的样子,还要不停地说“very
good”之类的话(我想那些老外到中国吃什么都说好吃是不是也和我抱着一样的心理?!)。

终于把饭消灭干净,我断然拒绝了主人再给我加一点的建议,等MM们吃完饭后,随着她们上到了三楼她们的卧室:主人的卧室比较杂乱,很奇怪的是墙上的四个角落都挂着很小的相框,内容是主人的生活照,但位置相当奇怪,是在贴近天花板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尼国的风俗,但我觉得很不协调;嫂子的卧室稍好一点,放着在尼国显得时尚的21吋彩电和收录机,据说她老公在外跑船,还能搛一些小钱,只是极少回来;两个妹妹的房间显得朴素而有条理,在这儿我还看到一张女人和洋人的合影,MM们介绍说是他们大姐,跟了一个欧洲来的旅行者走了,我听了心中一喜一忧,喜的是这家有这样的好传统、忧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如果万一对MM怎么样了就会死缠你到底(据说尼国很封建的哟!)。于是这种心理的斗争贯穿了其后我们一起坐在楼底蓝天白云底下的聊天,我几次想对最小妹妹发出带我去城里玩的邀请,但都是到了嘴边又吞了进去,一怕被人拒绝、二怕她一家都跟着去、三怕如果万一怎么样了是不是得负责到底,特别是第三点。思来想去,我还是放弃了这次唾手可得的艳遇,把中国人的友善和高大形象再一次留在了尼国人民的心中。

回城的路上,我终于被人宰了,一个看上去很忠厚的老农推着一车我没见过的水果,我挑了几样没吃过的,一算要我200卢比,按尼国的物价这是很贵的,可惜东西一部分都已经到我肚子里了,只好乖乖掏钱,并安慰自己也许那水果就是这个价,还有就是自己又一次为中尼友谊作出了贡献。

晚上,和老易商量来尼国怎么也要去夜总会耍耍,考察一下尼国的娱乐业。这儿的夜总会还真是热闹,人头攒动,我们点了瓶啤酒坐下看台上的表演,和国内相比这儿健康多了,全部是民族歌舞,上下同乐的气氛也很浓。也不知道我怎么认识了一个里面的小混混(回来后回忆了很久还是想不起来),他好象和每个人都熟悉,带着我在场里巡回了一圈,和每桌碰杯打招呼,并介绍说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好象从头到尾他只会说好朋友这个英文单词耶,大概认识我这样的外国人是种荣耀吧,那我又为什么要让他们不开心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