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齐齐哈尔站3月12日电
“拦了五六辆出租车,都是停下来听我说了去向后就开走,这不是拒载吗?”3月10日,富拉尔基区一位黄先生给记者打电话,反映这种情况。

铜仁新闻网讯曾几何时,城区的出租车变得这么难打。出租车不打计价器、拒载、拼车现象愈演愈烈,“一口价,不打表”“交班了”等言语随时从司机口中出来。

黄先生住在富区向阳路邻近向阳桥。11日他准备把家里的一台电视机送往父母家——重型机械厂厂西小区。黄先生抱着电视机在路边等一会儿,很快就有一辆出租车在他身边停下,没想到司机一听说送到厂西小区,立马一打方向盘就走了,连解释一下都没有。于是,黄先生又拦下了四五辆出租车,可没有一辆愿意搭载他。大多数司机都没说明为什么拒载,只有一名司机在黄先生的追问下说:“到厂西你给多少钱?”“五元钱呀。”“连油钱都不够,要多了你们还不给,谁也不能拉。你给我十元,我拉你去。”黄先生说:“多少年了都是五元,怎么能要十元呢?”“那就算了……”的哥脚踏油门走了。

出租车都哪儿去了?对“打车困难”,市民正在从抱怨开始变得有点儿麻木了,好像打车难已成为常态。

就这一问题,记者走访了几名出租车司机,他们也有很多无奈。一位姓李的出租车司机说:“富区多少年来形成一个规矩,只要在区内乘车,都是五元,只有去二电厂十元,现在汽油涨价,可车费不涨。从向阳桥到厂西,跑一趟给五元钱,连油钱都不够,谁愿意拉你呀?”记者问:“那为什么不打计价器呢?”“富区十多年形成的老规矩,从来不用计价器的。你要是打计价器,没人坐。”还有出租车司机反映,现在有正式手续的出租车没有几台,可大街上却到处都是出租车,那都是“黑”车。人家拉你也行,不拉你,你也没办法去告人家。人家也不是营运车,谈不上什么拒载。我们在走访中也了解到,像黄先生乘车路途这样远的乘客,最近也经常遭遇到拒载的情况。

那么,咱们身边的出租车何至于有钱不挣?口中的“交班”到底有什么秘密?近日,记者对城区打车难的原因进行了调查。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为此,记者走访了法律界人士。他们认为,虽然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出租车的行为义务,但出租车属于社会公用事业的一部分,公共交通运输的属性决定了出租车在正常情况下对乘客负有搭载义务,不能拒绝乘客正常、合理的运输要求。除非出现出租车已有搭载乘客、出租车处于紧急状态、乘客扬招位置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等情况,出租车才有理由拒载。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 1

记者根据黄先生提供的线索,向交警大队提供拒载车号,但查询结果,拒载的车辆都是私家车。黄先生想讨个说法,可所查询的车辆是私家车,这个说法去哪里讨呢?

市民:出租车“一口价”上演“讨价还价”大戏

如今的上下班高峰,拦下出租车,就算空车,都不敢先上车,而是要习惯地问一句:“某某方向您去吗?价格多少?”经过一番论战,谈妥了才安心上车,大多数司机得看方向载客,不然一句“我得交班了”或“不顺路”,就把乘客给打发了。

对于出租车打表计价收费,大部分市民都认为计价器既然安装了,就得执行起来,但出租车师傅载客的时候依然是我行我素的“一口价”,10元、15元,乃至更多不等。

对于出租车打表计价收费,市民左帅深有感触。“服务态度差、乱喊价、三个人以上就不停车等等,让人心烦。”左帅说,如果乘客要求打表计价收费,就有被拒载的可能。

市民方女士谈起出租车打表计价收费也很不满,她说,平时上班打车从金滩去开发区,她在金滩连续招呼了几辆出租车,起步价都是10元,要求打表计价收费,出租车师傅的答复是“不顺路”或“你坐其他的车”等。坐上车有些师傅还抽烟、时不时看手机,这样影响很不好。

在城区生活了十几年的市民何松颇有感触地说:“现在的出租车越来越牛了,几个人一起不想拉,如果你是一个人乘车,即便拉上你,他们也得顺路拉几个拼车的。出租车这几年一直都是这样,打个车真难。”

记者体验:司机要价看路段“交班”拒载不怕投诉

近日,记者分时段、分区域走访城区部分地段体验打车难。

早上8点,记者早上从八里岗打车就遇见了怪象。“去鹭鸶二桥多少钱?”女司机告诉记者,从八里岗到鹭鸶二桥这边就只需要5元,但是过桥了就得增加到10元,听得记者稀里糊涂,问打表,回答是“不坐算”说完就开着空车扬长而去。

10点30分在客车总站,停着好几辆出租车,司机不停揽客,可一律是“不打表,直接一口价”。去川硐,司机张口就是25元;近一点,起步价15元。

下午5点37分在火车站,记者好不容易打到一辆空出租车,结果司机一听说去开发区,立马笑着说:“我得交班了,去不了。”记者表示要投诉其拒载,而这位司机满不在乎地说,“您投诉我也去不了。”不打表,拒载,拼车,这是记者体验和看到的3种不同的出租车乱象。根据记者体验和部分乘客反映,上下班高峰时段、繁华商业地区、稍偏远的郊区以及风雨天,打车都是让人头疼的事。

有部分市民表示,防止拒载最好的办法是,不要在上车前询问司机是否去某地和车费金额,先开门上车后告知司机目的地,如果此时司机表示不去,就属于拒载,就投诉。但一部分市民则表示,“这个道理也懂,但也理解司机的辛酸,不愿意较这个劲儿。”

出租车司机:一直都是这样打表载客很吃亏

为了一探出租车打表收费情况,记者从八里岗路段乘坐出租车到开发区铜仁日报社,打车过程中,记者至少招呼了4辆出租车,出租车师傅都是“一口价”10元,记者要求计价收费,司机们听说计价收费后干脆地回应“不顺路”,一脚油门就走了。

亚洲城手机唯一官网 2

最后一位司机同意打表,到达目的地,计价器显示价格为7元。在车上,这位姓黄的司机告诉记者,以前大江坪没有封路,最多就是6元,现在封路了,得绕一大圈,打表也就不划算了,大家都觉得麻烦。”记者:“我们乘坐出租车愿意打表收费,明明白白消费。”绕了半天,黄师傅说出了不打表的关键点,一是城区道路的关系,如果打表,路上就不能拼车了,路程远一点,遇上堵车那就更划不来了;二是上面才开发,位置较偏,回程较远,不愿意空车,所以不打表的现象较为普遍。黄师傅坦言,自己也经常载客到川硐,从川硐是否打表“还需看情况”。若把乘客送到后,立马又有乘客上车,可以打表,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出现;若没有乘客还得再等等,等到乘客上车后,一般会提出不打表,要价20元至30元不等。

“这是因为的士到川硐后,不可能空车回市区,于是就只能在那里等乘客,有时候会等很长时间,如果再打表计费的话,我们就会很吃亏。”黄师傅说。

不可否认,近年来我市出台了不少举措,打击出租车行业乱象。但从实际效果看,群众的满意度还不够。

相关文章